栏目导航

news

科技前沿

主页 > 科技前沿 >

13家北交所和新三板企业短评

发布日期:2022-07-19 04:19   来源:未知   阅读:

  阿拉丁和泰坦科技都是国内排名靠前的科研试剂品种厂商。阿拉丁毛利率远高于泰坦科技,但是泰坦科技的营收规模远大于阿拉丁。主要原因是因为两者采取的发展路线不同,阿拉丁坚持走培育自主品牌,放弃了通过代理外资品牌快速抢占市场、扩大销售规模的发展方式,泰坦科技主要是通过从事销售代理业务快速发展的“市场导向型”模式,即以提高市场份额为首要目标,自有产品销售占比相对较少。

  目前国内科研试剂市场,国产厂商除了阿拉丁和泰坦科技外,主要还有国药试剂和药石科技,国药集团和泰坦科技采取的发展路线一致,药石科技和阿拉丁采取的路线一致。

  不过药石科技与阿拉丁产品结构还是存在比较大差异的,具体表现为药石科技专注于新药研发领域的药物分子砌块以及关键中间体领域,阿拉丁高端化学类科研试剂项下的合成砌块类产品与其类似,但其产品线更为广泛,并不局限于这一类产品。

  除科研试剂外,药石科技产品还包括关键中间体及原料药中试和商业化、技术服务等,快速扩大收入规模。阿拉丁则专注于科研试剂的研发及生产,坚守服务下游用户研发需求的定位。

  根据阿拉丁招股说明书数据,目前公司拥有自主品牌常备库存产品超过 3.3 万种,其中合成砌块超过 1.2 万种;泰坦科技拥有自主品牌高端试剂超过 3 万种;药石科技拥有合成砌块试剂常备库存产品超过 1 万种。可见在自主品牌数量上阿拉丁占据一定的优势。

  目前国内科研试剂市场,国产厂商只占有不到10%的市场份额,外资企业控制着国内科研试剂市场 90%以上的市场份额,世界科学服务行业也几乎是巨头垄断的状态,主要包括德国默克(Merck KGaA)、赛默飞世尔科技(Thermo Fisher Scientific)、丹纳赫(Danaher)等知名企业为主的竞争格局,国际巨头们通过集团化经营形成合力,横跨科研试剂、实验耗材及仪器设备领域,产品多达几十万种,比如德国默克(Merck KGaA)目前已经能提供 30多万种产品,而国内试剂市场流通品种约 10 万种,国内试剂企业具有自主生产能力的试剂品种更为有限,阿拉丁只有3.3万种,差距还是很大的。

  此外,科研试剂下游用户客户分散且大多为研发机构,并不从事生产活动,对产品的诉求更多体现在种类、品质等方面,单类产品需求量有限,科研试剂企业的规模更多地体现为品种数量的规模,而不是单一品种产量的规模,企业产品线达到一定广度后规模化效应开始显现,则会形成了强大的壁垒,新进企业无法在短时间内开发出众多品种。所以,在行业呈现垄断的背景下,国内企业走自主替代路径并不容易。

  但是科研试剂产品用户的需求时效性较强,生产企业要确保供货及时,在这点上国产厂商具备一定的优势。此外,科研试剂涉及科研秘密和技术,在我国科研投入逐渐加大,对科研试剂需求越来越大的背景下,继续依赖进口不利于科研保密和技术保护,政策上科研试剂的国产替代是被支持的。

  自2016年到2021年,全国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投入从15677亿元增长至27864亿元,年均增速约为12.19%,行业保持较快增长。我国科研试剂及实验耗材市场规模远超千亿级别。

  阿拉丁和泰坦科技都地处上海,销售具有明显的区域性特征,大部分营收都是来自于华东市场。泰坦科技的科研试剂、特种化学品、科研仪器及耗材主要通过自建“探索平台”向客户展示产品相关信息,客户最终根据需求选择产品委托公司相关人员进行下单或通过“探索平台”进行购买。实验室建设及科研信息化产品为项目型业务,且主要通过招投标或比价程序后获取相关业务。阿拉丁则是主要通过自有电商平台()销售产品。

  目前公司主要在国内科研试剂企业电商平台排名比较中,公司在2017 年至 2019 年(除 2018 年第三季度外)各个季度全部位列第一,拥有超过14.5 万名注册用户。此外,公司也通过入驻京东商城、天猫商城、喀斯玛商城及内采平台等第三方电子商务平台进行销售。

  阿拉丁上市共计募资4.3亿元,用于高纯度科研试剂研发中心、电商平台建设以及补充流动资金;泰坦科技募资5.35亿元用于网络平台升级、研发分析技术中心、工艺开发中心、销售网络和物流网络建设。

  公司主要从事专用高空安全作业设备的研发、生产、销售。产品类型按使用场景可以分为两类。1)高空安全升降设备,主要包括塔筒升降机、免爬器、助爬器等;2)高空安全防护设备,主要包括防坠落系统、救生缓降器、爬梯、滑轨等。

  公司下游99.22%应用在风电行业,跟风电行业相关联性高。公司是国内领先的高空安全作业设备及服务解决方案龙头,公司产品已经应用于15个行业出口到55个国家,在风力发电行业细分市场占有率第一。从营收上看,公司约17%来自于境外。

  竞争格局上,公司的主要竞争对手包括丹麦Avanti Wind Systems A/S和其在中国设立的子公司、美国SafeWorks, LLC、法国Tractel Group和德国Hailo Wind Systems GmbH & Co. KG等。基本都是海外公司,国内很少,没有什么成规模的。目前公司实现了国内具有新增装机的全部风机制造商和五大电力集团的全覆盖,2021年全球新增装机前十大风机制造商全覆盖。

  行业进入壁垒并不算低,根据公司年报披露,专用高空安全作业设备涉及人身安全,产品资质和认证是市场准入的重要条件。资质和产品认证的过程较为繁琐、复杂,既要投入大量时间、还要投入高额研发费用。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公司产品累计获得欧盟CE认证、RoHS认证、REACH认证,北美UL认证和ETL认证、加拿大CSA认证、俄罗斯海关联盟认证等103项国内外资质认证,主要产品均获得了出口市场所需的认证和检测。

  良好的竞争格局和资质认证壁垒导致公司盈利能力较强,净利率高达26.25%,ROE常年在15%以上。风机厂,以金风科技为例,公司的毛利率常年不足30%,净利率6.90%,ROE大多在10%以下;跟中际联合的盈利能力是比不上的。

  从成长性来看,近五年中际联合每年营收增速都超过20%,属于典型的稳定高成长,在整个A股企业中都很少见;而金风科技业绩波动较大,复合增速不如中际联合。

  因此,中际联合获取自由现金流的速度、质量、确定性都远高于金风科技,估值自然应该比其高。

  公司专注于 RNA 分子诊断技术和产品,主营业务为研发、生产和销售以 RNA 实时荧光恒温扩增技术(SAT)平台为基础的分子诊断试剂和设备一体化产品。公司的RNA技术路径除了面对同技术路径的公司竞争外,还与已经较为成熟的DNA 分子诊断路径竞争,2019 年,中国感染分子诊断领域 RNA 分子诊断(恒温扩增法)占比仅 6%。

  公司目前细分市场做的比较好的两个领域是生殖道、呼吸道(剔除新冠)领域,2019年公司产品占生殖道分子诊断市场的份额约为28.5%,占呼吸道(剔除新冠)分子诊断市场的份额为 11.2%。但是这里两个市场天花板较低。

  根据沙利文的报告,到 2024 年,生殖道领域预计发展到 12 亿元,呼吸道领域(剔除新冠)预计发展到 7 亿元。占分子诊断感染领域的总市场的比例较小。所以公司计划拓展血液检测(主要包括乙肝、丙肝和艾滋检测)、HPV 检测市场。

  在血液检测市场,公司丙肝和艾滋两款在研产品均已经完成注册受理,处于临床技术审评阶段,对于,虽然目前乙肝 RNA 产品仅发行人产品一款,但仍需面临乙肝 RNA 靶标临床意义的市场推广风险。

  简单点说,以乙肝为例,就是公司RNA产品是个新产品,具有乙肝 DNA不同的临床意义,但是目前应用成熟的主要是DNA产品,而且竞争对手多且激烈。此外,虽然公司是第一个开发出来的RNA产品,但是包括罗氏、雅培、圣湘生物在内的生物医药企业均已开展乙肝 RNA 产品研发,未来还会有新的竞争对手出现。

  在HPV 检测市场,与血液检测市场类似,公司RNA 恒温扩增技术在该领域市场占比较少,在该领域 PCR 技术以 DNA 为检测靶标,竞争对手众多,市场占有率较高,存在 RNA 检测靶标的 RNA 恒温扩增技术市场开拓风险。在这个领域公司没有先发优势,采用 RNA 恒温扩增技术的豪洛捷发展较早,具有先发优势。

  此外,公司还有专门服务于核酸检测的设备,在全自动核酸检测仪器市场,目前进口产品仍占据了大部分的市场份额,随着竞争对手的不断涌入,市场竞争将有所加剧。公司 AutoSAT 仪器为封闭式产品,仅能用于检测发行人试剂,未来随着竞争加剧有丧失竞争力的风险。

  公司2020年以来的营收很大一部分都是得益于疫情因素,根据公司的公开招股说明书数据,2020年1-9月,新冠检测业务占公司总营收的45%左右。2022年1-3月,伴随着疫情的逐渐退去,公司业绩开始下滑,净利润同比下降-13.54%。

  公司地处上海,二季度由于上海疫情因素,公司业绩可能会有增长。此外,根据公司官网信息披露,公司建立了猴痘病毒核酸检测试剂体系。中期看公司规模小,去培育新市场,新技术路径的不确定性较大,公司想要做的两个新市场第一有大公司在新技术路径上涉足,第二原有技术路径的公司竞争激烈,公司想要脱颖而出比较困难。

  公司主营业务为信息系统安全等级保护测评服务。客户百分之九十以上集中于内蒙古自治区范围内,下游客户主要是内蒙古政府、企事业单位。2021年前五大客户占总营收的15.38%。

  等级测评是测评机构依据国家信息安全等级保护制度规定,按照有关管理规范和技术标准,对非涉及国家秘密信息系统安全等级保护状况进行检测评估活动即依据国家和行业信息安全相关标准、规范,检测信息系统安全保护能力,排查信息系统安全隐患和薄弱环节。公司是全国省级首批等级保护测评机构,同时是内蒙古自治区首家通过信息安全等级测评资质认证的机构。

  从财务上看,公司财务非常亮眼,营收净利持续高增长,应收账款占营收比不高,账龄基本都是在1年以内。由于是软件行业,没有任何存货,公司经营现金流非常好,净现比大于1。公司毛利率高达60%以上,高毛利、高净利、高净资产收益率,显示出很强的盈利能力,此外公司没有任何有息负债。

  但是有一点比较奇怪,公司交易性金融资产很高,2020年、2021年分别为3776.01万、8253.84万,公司披露称为银行理财产品,但是公司当年度利息收入只有3.08万和4.04万,对应利率分别为0.08%、0.04%。这显然太低了。而且公司虽然财务上每年很赚钱,但分红极少,历史上只有2019年分红了1091万。

  公司目前有大额的合同负债,2021年年报中合同负债额为3807.21万,公司目前的在建工程是浪潮大数据产业园 S02科研楼,预期未来将作为公司的办公场所。

  从业务上来看,公司业务具有季节性特征,因为公司服务产品主要销售于政府机构、行政事业单位等,这些客户的普遍特点是,上半年制定计划、预算审批,下半年实施和验收。因此,公司服务产品销售收入主要集中在下半年实现,尤其是第四季度,具有明显的季节性特征。

  A股目前有很多信息安全类的上市公司,比如天融信(002212)、奇安信(688561)、启明星辰(002439)、卫士通(002268)、绿盟科技(300369)、安恒信息(688023)等,不过各家的细分业务有所不同,其中安恒信息提供全生命周期的安全监测与防护整体解决方案的服务商,与公司的毛利、经营现金流状况与公司相似。

  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中国网络安全产业白皮书》,2019年我国网络安全的行业规模为1,563.59亿元,同比17.1%;2020年我国网络安全产业规模达到1,729.3亿元,较2019年增长10.6%,预计2021年将增长至2,002.5亿元,增速约为15.8%。网络信息安全行业在国内仍然处在一个快速增长期。

  公司实控人在2018年发生了变更,原实控人为何湘伟,1954 年 7 月出生,目前已经68岁。2018年11月,李德波通过全国股转系统盘后协议转让方式收购公司股票成为公司第一大股 东及实际控制人,李德波在2014 年 1 月-2016 年 11月就职于内蒙古信息系统安全等级测评中心任职主任职务。2016 年 11月始就职于内蒙古信元网络安全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任总经理,董事。目前为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持有公司71.32%的股权。

  2021年8月,由于公司截至 2021 年 4 月 30 日,未按期编制并披露 2020 年年度报告,违反了《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业务规则(试行)》(以下简称《业务规则》)第 1.4 条和《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信息披露规则》 (以下简称《信息披露规则》)第三条、第十三条的规定,构成信息披露违规,收到股转系统对于公司和董事长的公开谴责处分。

  显然,公司的很多业务应该是李德波之前在政府工作时的人脉关系而来,业务应该很难扩张到内蒙古以外地区,存在明显的增长天花板。而且由于业务增长的驱动要素为“关系”,未来业绩存在较高不确定性。

  公司成立于1997年11月,自成立以来专注常温有机过氧化物生产和销售,其产品广泛用于高分子材料的生产制造,下游细分领域众多,包括建筑工程、汽车制造、纺织等,受单个细分行业的影响较小。公司下游客户集中度也比较低,2021年前五大客户占公司总营收的24.71%,因此公司对单个行业、客户不存在依赖的风险。

  公司产品销售以境内为主,境外为辅,2021年境内销售占比约为73%,境外销售占比约为27%。因此公司盈利一定程度上受到汇率波动的影响,单从公司财务费用项目上看,公司过往财务费用管控良好,近四年均为负值。

  根据广证恒生的研究报告,目前我国有机过氧化物行业呈现出生产企业数量较多,但绝大部分企业规模小、品种单一、能耗较高,行业内企业小而分散。强盛股份是高新技术企业,能够进行规模化生产,在常温有机过氧化物行业国际市场中处于领先地位,国内市场中处于龙头地位。

  公司上游主要采购叔丁醇、苯甲酰氯、己二醇、液碱、双氧水、硫酸等化工原料,这类原料来源于石油化工、盐化工等基础化工行业,原材料价格与石油以及液碱等大宗化学品价格存在较大的关联性。因此上游原材料价格波动会对公司盈利产生影响。

  公司2020年业绩大幅增长,主要系受新冠疫情影响,公司产品作为生产口罩所需熔喷布的原材料,疫情期间国内需求猛增,导致境内销售猛增所致。2021年随着疫情消减,所以公司的营收下滑了-11.94%,但是扣非净利下滑达到-58.18%,这主要是因为上游主要原料来源石油价格和液碱大幅上涨,目前液碱价格已经恢复正常,石油价格仍在高位,预期上游原材料仍将对公司盈利产生影响。

  此外2021年公司在建的项目大部分进行转固,2021 年 8 月 30 日,公司《新建年产 19000吨有机过氧化物项目》通过环境保护设施验收,2021 年 8 月 11 日,公司全资子公司滨江化工2021 年 8 月 11 日,公司全资子公司滨江化工《扩建年产 10000 吨叔丁基系列产品及副产5300吨无水硫酸钠项目和年产46000吨有机过氧化物及化学试剂项目产品调整(年产 300 吨对甲基过氧化苯甲酰调整为年产300 吨过氧化双-(2.4-二氯苯甲酰))》安全设施竣工验收通过。这使得公司的固定资产折旧增加,2020年为2294万元,2021年增加至3232万元。

  此外,公司目前规划仍有新的建设项目,2021 年 3 月 4 日,公司与常熟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签订了成交确认书【搬迁扩建年产22000吨过氧化物3000吨化学试剂和无水硫酸钠6780吨、氯化钠溶液25300吨(或5060吨固体)、苯甲酸 600 吨、氯化钾 1200 吨、焚烧炉一座项目】,取得编号常熟市 2021G006地块(江苏高科技氟化学工业园惠虞路以东,海旺路以南)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该地块实测面积为 63536 平方米。

  从财务上看,公司盈利能力强,负债率低,现金流健康,历史分红4.96亿元,没有融资记录,目前公司账上还有现金类资产2.45亿元,可见赚真金白银的能力是比较强的。展望未来,伴随着新增产能的释放,公司规模化效应更为显著,业绩有望实现稳步增长。

  公司是典型的家族企业,前两大股东持股比例很接近,谁都无法完全控制董事会,又有很大话语权,且二者有很大的分歧,存在公司治理风险。公司2018年主动终止了IPO计划。2019年计划从新三板摘牌,被股东大会否决。虽然公司财务指标已经达到了北交所、创业板、主板的IPO标准,但是迄今为止没有任何IPO动作,可能是公司有小富即安心理。

  公司主要从事背光显示模组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下游是面板行业,面板行业集中度高,从而使得公司前五大客户集中度高,2020年前五大客户占总营收的78.16%,其中第一大客户深天马占比为34.39%。

  公司所处背光显示模组行业集中度较高,技术含量不高,企业间竞争激烈,产品销售价格持续下行,导致销售毛利率有所下降。 下游面板行业产品同质化严重,对于成本控制更是这些厂商的一大重点,这个行业就面临着被下游不断压成本的情况。

  公司毛利净利率都比较低,盈利能力差,应收账款占营收比很高,因此公司经营现金流常年为负。此外公司存货额高,近三年每年都有700多万的存货跌价损失。

  公司是国内改性塑料龙头企业,根据改性塑料行业上市企业公布的2020年年报数据显示,2020年,金发科技改性塑料销量为154.66万吨,同比增长22.36%;国恩股份改性塑料销量为30.12万吨,同比增长10.00%;道恩股份改性塑料销量为28.33万吨,同比增长56.34%;银禧科技改性塑料销量为11.8万吨,同比下降2.88%。公司在改性塑料产销量上远高于其他同类上市公司。

  自2011年-2020年,我国改性塑料产量从780万吨增长至2250万吨,年复合增速约为12.49%,与行业增长相对应的,金发科技营收也从2015年的156.82亿稳步增长至401.99亿,但是公司的扣非利润并非呈现出稳步增长的趋势,而是波动较大。

  2020年在公司营收增长较低的情况下,扣非净利大幅增长,这主要是因为2020 年受新冠疫情影响,原材料的价格整体相比较 2019 年略有下降。公司生产用主要原材料为聚烯烃树脂、苯乙烯树脂、工程树脂、丙烷、碳四等,这些材料与原油价格相关性较高,因此原油价格的波动对于公司盈利能力影响较大。

  2021年公司毛利率相较于2020年大幅下降,主要也是上游原材料价格的上涨所致,此外公司生产主要能源水煤浆价格同比大幅上涨,也增加公司生产成本。2022年原油价格继续上涨,将会给公司盈利进一步造成压力,一季度公司扣非净利同比下滑-44.27%。

  公司发展战略是强化中间,夯实两端。强化中间指的是做强改性塑料板块业务、做大新材料(生物降解塑料,特种工程塑料,碳纤维,复合材料)板块业务。夯实两端指的是向上下游拓展,向上游拓展,公司打造了 绿色石化板块业务 ,实现从高分子材料到石油化工的一体化拓展。

  投资宁波金发和宝来新材料为打通聚丙烯和 ABS 产业链奠定坚实的基础。向下游拓展,公司通过 医疗健康板块业务 ,实现从高分子材料到材料制品的一体化拓展,依托公司多年的高分子材料技术积累和研发创新平台,拓展了熔喷布、口罩、丁腈手套、防护服等医疗健康相关产品,并积极研发其他高附加值的医疗高分子耗材。

  公司2004年上市,18年间营收增长近20倍,扣非净利润增长近15倍,总体表现是不错的。成长性不错,反映公司进取心强。 现金分红和回购金额累计72.2亿,是累计募资金额的1.3倍,给股东了正回报。

  2018年 投资广东金奥商业保理,与主营业务无关,最终经营比较事变,在2021年转让出去,在2021年计提3亿减值损失;

  公司2020年上马 400亿只医用手套项目, 建成一半暂停。一方面这说明公司当初对于医用手套前景判断是有问题的,另一方面,发现情况不对及时停止项目进行止损,也说明公司有较强的纠错能力。

  公司于 2020 年 5 月 18 日公告与美国某公司签订价值 9.75 亿美元的 KN95 口罩特别重大合同,预计产生的净利润总额占公司 2019 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 50%以上。 2020 年 8 月 9 日,公司提交披露公告称,上述重大合同实际已终止。但是核查发现, 7 月 10 日至 11 日,买方向金发科技发来电子邮件,表示要取消 9.75 亿美元的 KN95 口罩订单,后续金发科技多次尝试与买方沟通是否继续履约,但买方一直未予回复。这一重大合同进展披露不及时、风险揭示不充分。

  金发科技在知悉买方拟取消重大合同订单的情况下,未及时履行重大合同进展信息披露义务,未及时充分揭示相关风险,其行为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二条、第三十二条的相关规定。袁志敏作为金发科技董事长、宁凯军作为董事会秘书,未按照《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三条的规定履行勤勉尽责义务,对公司上述违规行为负有主要责任,证监局对金发科技和袁志敏、宁凯军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这说明管理层有借利好炒作股价的嫌疑。

  从历史和未来发展前景看,金发科技(SH:600143)专注改性塑料领域,做到亚洲规模最大、国内市场占有率第一,是可圈可点的;新材料领域发展空间很大,值得期待。

  但是,公司管理层同时存在一些瑕疵,比如跨界并购玩金融业务、盲目上马一些新项目、信息披露不规范等,这方面会给公司发展带来较大不确定性。

  公司是一家固废处理企业,公司主要是以工业固体废物(指瓦斯灰、冶炼厂弃渣等物料及该类物料经回转窑处理后产生的含锌、铅和其他金属元素的混合物)作为主要生产原料,回收铅铋合金、铟等稀散金属;生产硫酸锌以及碱式碳酸锌、活性氧化锌等其他含锌产品以及其他产品。从产品营收结构上看,公司营收70%以上由硫酸锌贡献,第二大营收贡献来自于稀散金属,主要是铟、锡、铅铋合金等。

  公司生产的硫酸锌下游主要销售和出口给如史丹利集团、芭田集团、DSM、泰高集团等大型的饲料和肥料生产企业,铅铋合金、铟等稀散金属销售给稀散金属贸易商以及有色金属制造和深加工企业。

  近两年公司净利润大幅提升一方面与金属锌价格波动有关,另一方面也是下游饲料化肥行业景气度较高。2020年硫酸锌年平均销售价格低于上年同期 8.19%,主要原材料有色金属锌均价较上期下降 9.90%。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粮食、食品需求成为世界性主题,硫酸锌作为锌肥和饲料添加剂,供给国内外肥料与饲料等保障民生企业,市场需求增加,公司产量较上年同期增长 33.28%,单位成本下降。

  2021年这一趋势延续,生猪及饲料行业回暖,加之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粮食、食品需求成为世界性主题,硫酸锌作为锌肥和饲料添加剂,供给国内外肥料与饲料等保障民生企业,市场需求增加。此外金属铟、锡、镉等市场价格上涨。

  2022年第一季度,公司营收同比增长32.21%,扣非净利同比增长102.52%,原因系本期产品价格较上年同期上涨,且销售量也有所增加所致。

  可见,公司业绩和硫酸锌价格走势高度相关,具有显著的周期性,公司过往业绩波动非常大。目前由于供需失衡,硫酸锌处于上行周期。但由于硫酸锌生产门槛不高,下游肥料与饲料需求也只是短期有较高增长,长期增速很低;因此预计硫酸锌上行周期不会持续很久。一旦周期下行,公司业绩或大幅下滑。

  公司历史上信息披露存在一些问题,其一,2021年4月,公司发布公告披露股东张跃萍的股份被司法冻结。由于相关人员的疏忽,公司未能及时披露相关信息。

  其二公司在2017年定增时,公司股东张跃萍、张征祥、庞宪宝、张毅、王爱华存 在与定增对象之一拉萨经济技术开发区紫源创业投资管理中心签订含有特殊投资条款的投资协议的情况,暨《江西宝海 微元再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份认购协议之补充协议》。

  其中涉及回购条款,五人作出承诺:宝海公司于投资方完成本次投资后的36个月内完成中国境内IPO上市(包括创业板、中小板、主板),投资方有权在 36 个月到期后(即回购条件触发时)向公司提出回购投资方持有的全部公司股份的要求。

  公司股东张跃萍、张征祥、庞宪宝、张毅、王爱华在协议上进行 了签字确认,但公司未在协议上盖章。后在到期后公司没有成功上市,紫源创业投资要求无人回购,产生争议。

  后法院裁决被告张跃萍、王爱华、庞宪宝、张毅、张征祥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分别向原告紫源创业中心支付股权回购款本金 12,840,256 元、1,105,081 元、2,108,423 元、554,417 元、3,391,823 元及利息。

  该事件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管理层有点鸡贼。定增时签了协议,后来没达成又借口称公司没有股东会议审议,未满足成立及生效条件,不具有法律效力,想赖账。

  提问:华强方特定增方案,拟以每股10.24~14.00元/股的价格发行 1.2亿股,预计募资不超过16.8亿元这个怎么看,能募集成功吗?

  华强方特(NQ:834793)主营业务是文化科技主题公园及文化内容产品。公司商业模式比较差,从在建工程和扣非净利上对比可见:自2011年以来,公司每年都有巨额的在建工程在建,也就是资本开支投入建设,转化为公司的固定资产,通过持续不断的建设,公司的固定资产从2011年的34.04亿增长至131.22亿,增幅达285%,这么多年下来,资本开支没有丝毫缩窄的意思,反而有所扩大。

  与之相对的,公司的扣非净利2011年为3.82亿元,疫情前的2019年也仅为5.23亿,增幅仅为36.9%。而受疫情影响,公司扣非净利大幅下滑,2020年为1.50亿,2021年为-5.35亿。公司目前账上现金类资产为6.92亿,而且有息负债较高,2021年仅利息就支出1.54亿。公司历史上共融资26.98亿元,累计分红为8.27亿元,“吸血”远高于股东回报。所以从中长期看,这家公司很难给股东比较良好的回报。

  公司本次计划以每股10.24~14.00元募资不超过16.8亿元,其中8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8.6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借款,基本上全部用来还债了,没拿什么钱来加强研发或者扩产。 所以这个定增是因为公司目前经营很困难来帮公司续命的,不是经营好来扩大规模的。由于公司商业模式较差,即使定增顺利完成,也看不太大的投资价值。

  定增是否能成,可以电话咨询董秘定增进展情况,目前有多少参与机构和参与资金。

  提问:北交所企业如果上半年业绩变动大的是否需要发中报预告?具体什么要求?

  根据《北京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业务办理指南第6号-定期报告相关事项》2.3规定:上市公司在年度报告披露前,预计上一会计年度净利润发生重大变化的,应当及时进行业绩预告。重大变化的情形包括年度净利润同比变动超过 50%且大于 500 万元、发生亏损或者由亏损变为盈利。

  对于第一季度、半年度和前三季度预计净利润将发生重大变化的,上市公司可以发布业绩预告,其重大变化标准可比照年度业绩预告标准。

  所以年报发生重大变化是强制要求发布预告的,第一季度、半年度和前三季度发生重大变化的,由公司决定是否发布。

  提问:广德环保收到股转公司股票定向发行自律监管意见函,是否认为广德环保定增审批通过没问题?

  公告写的很清楚:全国股转公司对公司本次股票定向发行无异议,也就是说股转系统这边是没有问题的。由于本次股票发行后公司股东人数累计超过200人,所以需要向中国证监会申请核准。所以定增是否能获批还要看证监会那边是否放行。

  利尔达目前只出了2022年一季度审阅报告,并不是一季度报,所以一些在一季度报中会披露的信息在审阅报告中是没有的。审阅报告主要限于询问利尔达公司有关人员和财务数据实施分析程序,其保证程度低于审计,会计事务所就此报告不发表审计意见。

  从审阅报告财务数据上看,公司一季度营收同比增长51.21%,归母净利同比增长38.05%;毛利净利较上年有所下滑;经营现金流转负。这显示公司业绩增长不错,但是增长质量不是很好。

  提问:上市公司在回购期间,能否收购其他公司,或者进行资产重组,或者转让股权?

  根据《上市公司回购社会公众股份管理办法(试行)》(证监发〔2005〕51号)第十一条第一款规定:“上市公司在回购股份期间不得发行新股。”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回购股份实施细则》(上证发〔2019〕4号)第二十一条规定:“上市公司在回购期间不得发行股份募集资金,但依照有关规定发行优先股的除外。”

  第二十五条规定:“上市公司相关股东、董监高在上市公司回购股份期间减持股份的,应当遵守中国证监会和本所关于股份减持的相关规定。上市公司因本细则第二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的情形回购股份的,其董监高、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回购股份提议人自公司首次披露回购股份事项之日起至发布回购结果暨股份变动公告期间,不得直接或间接减持本公司股份。”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回购股份实施细则》(深证上〔2019〕22号)第二十条规定:“上市公司在回购期间不得发行股份募集资金,但依照有关规定发行优先股的除外。”

  第二十三条 上市公司因本细则第二条第一款第(四)项情形回购股份的,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回购股份提议人自公司首次披露回购股份事项之日至披露回购结果暨股份变动公告期间,不得直接或间接减持本公司股份。

  根据上述规定可见,在回购期间,公司不能发行新股,收购公司和资产重组。转让股权需要遵守中国证监会和本所关于股份减持的相关规定。如果回购的原因属于(一)公司股票收盘价低于其最近一期每股净资产;(二)连续二十个交易日内公司股票收盘价跌幅累计达到30%。那么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回购股份提议人自公司首次披露回购股份事项之日至披露回购结果暨股份变动公告期间,不得直接或间接减持本公司股份。

Power by DedeCms